再见初心-第七节:赏花宴-凤尾琴

  • 作者
  • 皮皮

一晃便是春暖花开因母亲去世的缘故新年也就大家一起吃了个饭祖母只有父亲一个孩子学政府很是清静上慈下孝,凌纭在这里生活就像是在现代一样很是顺心

生活一直像水一样缓缓流淌无波无澜该多好只是世事往往不能总是顺其心意

凌纭正趴在祖母身上听卧冰求鲤的故事津津有味便吵着中午也要吃鲤鱼祖母正吩咐厨房中午做好吃的顺便把父亲也叫回来大家一起吃饭这时绿儿便十分不高兴的走了进来把一封信递到了凌纭手上说是洛颖儿派人送来了邀我去赏花

春暖花开百花争艳到这个世界来接二连三的事故我尽然快一年没出门了上次出门已是去年剑兰花开的季节今年的剑兰花也快开放了吧这洛颖儿和端木少昊的感情也应该是越发的好了吧倒是奇怪那时称自己怀了少昊孩子的洛颖儿也没传出结婚或是生孩子的传闻呢还是父亲把我保护得太好没让消息透露进来

不管那么多先去了再说吧既然都邀请了我不去倒显得我小气

小姐,你穿这件粉红色的衣服吧小姐这件鹅黄色的也好看”。今天是去洛颖儿家赴宴的日子一大早绿儿便在屋里叽叽咋咋了倒好像是我要去相亲一样这一年来也未出门居家打扮大多以舒适为主还真是好久没有好好的收拾自己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粉嫩粉嫩的肤色白里透红脸上肉嘟嘟的像个婴儿再穿件粉色的裙装,受不了想想还是来件蓝色的吧!

绿儿,帮我找件蓝色的裙装吧!

凌纭看着自己一袭蓝色裙装头上一件蓝宝石的碧玉簪子虽不是绝色却也俏丽可爱况且近一年来也瘦了不少也着实让整体增色不少

一出门学政府的马车早已等候着了父亲对于凌纭的事事事上心管家也是千叮咛万嘱咐随从们小心谨慎一行人不一会便到了洛府

凌纭已是来得晚了院子里各家小姐都已经在喝茶听戏了或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些闲话凌纭父亲是学政大人在云州也算是举足轻重况且近年来所有状元及第的学子都出自应天书院在坐的诸多小姐家哥哥弟弟都在应天书院上学一看到凌纭纷纷点头致意又有一些年龄相仿的便让出坐来示意我加入凌纭一直在学院读书整天和端木少昊等混在一起倒是好多小姐都未曾见过胡乱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听着她们闲聊

闲聊着大家免不了就聊到了洛颖儿此次宴会说是赏花实则是要宣布与端木少昊的婚期定在下月此次算是洛颖儿身为女儿身办的最后一次宴会了一会儿云州应天书院的各大才子们也都会前来赴宴各家小姐们都心花怒放这些才子现在可都是抢手货如若一朝状元及第荣华富贵自不用说单就这人品相貌就够各家小姐们疯狂了特别是现任应天书院八大才子当然端木少昊也在八大才子之列另外几位凌纭也都不陌生虽说自落水后便再没去过学院但父亲身为学政学子们也是时长会登门拜访在家中凌纭也见过这八大才子倒是个个英俊不凡,仪表堂堂

我与端木少昊的婚约当日是悄悄的订下的后来也是悄悄的就被父亲退掉了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戏也看得差不多了大家便相约出去赏花远远的回廊下,一男子手握竹笛正吹奏着

一树开来冰雪香,谁家新拭岁寒妆时人不识恒伊曲信指花神是寿阳---正月梅花

柔似浅云初照水娇如粉蝶扑流霞一从雨露承恩后管领春风独此花二月杏花

粉面凝妆翠黛颦无言有泪不禁春花开未是息亡日偏累纤腰薄命身三月桃花

春风摇荡羽衣开未肯瑶池一处栽皇令期时花不发去留谁夺百花魁四月牡丹

烈日烧成一树彤,万花攒动火玲珑.高怀不与春风近,破腹时看肝胆红.五月石榴

凌波一舞碧罗舒落日纷纷过眼虚摇曳芳魂云水畔莲歌飞入五湖居六月荷花

自惜倾城倾国身幽姿独立汉家门金风甫动即归去懒共寒蝉泣晓昏七月蜀葵

青岩照影夜留丹无那清风点粟盘自是幽香能暗度月宫飞去不须看八月桂花

本无流蝶逐蜂心自有清霜明月襟纵使狂风直吹折黄花休作落花吟九月菊花

清姿直欲挽春归自著花中三色衣惆怅未因霜月冷人间终是负芳菲十月木芙蓉

行来何处湿青衫雨自飘零花自酣沉醉东君呼不起一枝红泪在江南十一月山茶

金盏银台碧玉茎白云魂魄水仙名灵根原在潇湘侧梦逐苍梧月色清十二月水仙

一曲十二月花神告一段落笛声婉转悠扬配合着这亭台楼阁繁花璀璨别有一番神韵

洛颖儿此时和端木少昊缓缓出场倒有几分现代版的王子与公主的感觉洛颖儿薄唇微启刚刚一曲十二花神请各家小姐公子们分别写上十二花神各代表的人物全部答对者可获得今日端木少昊所赠彩头一把绝世凤尾琴

凌纭倒是看不出这凤尾琴有何绝世的风华倒是这十二花神所代表的人物倒是手到擒来

洛家的家丁和侍女们手脚倒也利落不一会便备好了书桌纸笔砚台等物各家小姐们有的已开始执笔有的还在细细思索凌纭也开始提笔慢慢写下

正月梅花花神寿阳公主

二月杏花花神杨贵妃

三月桃花花神息夫人

四月牡丹花神李白

五月石榴花神钟馗

六月荷花花神西施

七月蜀葵花神李夫人

八月桂花花神徐惠

九月菊花花神陶渊明

十月木芙蓉花神石曼卿

十一月山茶花神白居易

十二月水仙花神娥皇女英

凌纭写完便交由绿儿递了上去不一会端木少昊便宣布了结果凌纭一人全部答中端木少昊亲自把凤尾琴送到了凌纭手里

端木少昊想借机和凌纭说几句话,但凌纭恍若不认识他的样子只道了声多谢便带着绿儿离开了宴会

回到学政府后凌纭便仔细打量起这把凤尾琴可从头到尾凌纭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好吧,或许是纭这个现代人不懂得欣赏吧

再见初心-第七节:赏花宴-凤尾琴

一晃便是春暖花开因母亲去世的缘故新年也就大家一起吃了个饭祖母只有父亲一个孩子学政府很是清静上慈下孝,凌纭在这里生活就像是在现代一样很是顺心

生活一直像水一样缓缓流淌无波无澜该多好只是世事往往不能总是顺其心意

凌纭正趴在祖母身上听卧冰求鲤的故事津津有味便吵着中午也要吃鲤鱼祖母正吩咐厨房中午做好吃的顺便把父亲也叫回来大家一起吃饭这时绿儿便十分不高兴的走了进来把一封信递到了凌纭手上说是洛颖儿派人送来了邀我去赏花

春暖花开百花争艳到这个世界来接二连三的事故我尽然快一年没出门了上次出门已是去年剑兰花开的季节今年的剑兰花也快开放了吧这洛颖儿和端木少昊的感情也应该是越发的好了吧倒是奇怪那时称自己怀了少昊孩子的洛颖儿也没传出结婚或是生孩子的传闻呢还是父亲把我保护得太好没让消息透露进来

不管那么多先去了再说吧既然都邀请了我不去倒显得我小气

小姐,你穿这件粉红色的衣服吧小姐这件鹅黄色的也好看”。今天是去洛颖儿家赴宴的日子一大早绿儿便在屋里叽叽咋咋了倒好像是我要去相亲一样这一年来也未出门居家打扮大多以舒适为主还真是好久没有好好的收拾自己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粉嫩粉嫩的肤色白里透红脸上肉嘟嘟的像个婴儿再穿件粉色的裙装,受不了想想还是来件蓝色的吧!

绿儿,帮我找件蓝色的裙装吧!

凌纭看着自己一袭蓝色裙装头上一件蓝宝石的碧玉簪子虽不是绝色却也俏丽可爱况且近一年来也瘦了不少也着实让整体增色不少

一出门学政府的马车早已等候着了父亲对于凌纭的事事事上心管家也是千叮咛万嘱咐随从们小心谨慎一行人不一会便到了洛府

凌纭已是来得晚了院子里各家小姐都已经在喝茶听戏了或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些闲话凌纭父亲是学政大人在云州也算是举足轻重况且近年来所有状元及第的学子都出自应天书院在坐的诸多小姐家哥哥弟弟都在应天书院上学一看到凌纭纷纷点头致意又有一些年龄相仿的便让出坐来示意我加入凌纭一直在学院读书整天和端木少昊等混在一起倒是好多小姐都未曾见过胡乱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听着她们闲聊

闲聊着大家免不了就聊到了洛颖儿此次宴会说是赏花实则是要宣布与端木少昊的婚期定在下月此次算是洛颖儿身为女儿身办的最后一次宴会了一会儿云州应天书院的各大才子们也都会前来赴宴各家小姐们都心花怒放这些才子现在可都是抢手货如若一朝状元及第荣华富贵自不用说单就这人品相貌就够各家小姐们疯狂了特别是现任应天书院八大才子当然端木少昊也在八大才子之列另外几位凌纭也都不陌生虽说自落水后便再没去过学院但父亲身为学政学子们也是时长会登门拜访在家中凌纭也见过这八大才子倒是个个英俊不凡,仪表堂堂

我与端木少昊的婚约当日是悄悄的订下的后来也是悄悄的就被父亲退掉了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戏也看得差不多了大家便相约出去赏花远远的回廊下,一男子手握竹笛正吹奏着

一树开来冰雪香,谁家新拭岁寒妆时人不识恒伊曲信指花神是寿阳---正月梅花

柔似浅云初照水娇如粉蝶扑流霞一从雨露承恩后管领春风独此花二月杏花

粉面凝妆翠黛颦无言有泪不禁春花开未是息亡日偏累纤腰薄命身三月桃花

春风摇荡羽衣开未肯瑶池一处栽皇令期时花不发去留谁夺百花魁四月牡丹

烈日烧成一树彤,万花攒动火玲珑.高怀不与春风近,破腹时看肝胆红.五月石榴

凌波一舞碧罗舒落日纷纷过眼虚摇曳芳魂云水畔莲歌飞入五湖居六月荷花

自惜倾城倾国身幽姿独立汉家门金风甫动即归去懒共寒蝉泣晓昏七月蜀葵

青岩照影夜留丹无那清风点粟盘自是幽香能暗度月宫飞去不须看八月桂花

本无流蝶逐蜂心自有清霜明月襟纵使狂风直吹折黄花休作落花吟九月菊花

清姿直欲挽春归自著花中三色衣惆怅未因霜月冷人间终是负芳菲十月木芙蓉

行来何处湿青衫雨自飘零花自酣沉醉东君呼不起一枝红泪在江南十一月山茶

金盏银台碧玉茎白云魂魄水仙名灵根原在潇湘侧梦逐苍梧月色清十二月水仙

一曲十二月花神告一段落笛声婉转悠扬配合着这亭台楼阁繁花璀璨别有一番神韵

洛颖儿此时和端木少昊缓缓出场倒有几分现代版的王子与公主的感觉洛颖儿薄唇微启刚刚一曲十二花神请各家小姐公子们分别写上十二花神各代表的人物全部答对者可获得今日端木少昊所赠彩头一把绝世凤尾琴

凌纭倒是看不出这凤尾琴有何绝世的风华倒是这十二花神所代表的人物倒是手到擒来

洛家的家丁和侍女们手脚倒也利落不一会便备好了书桌纸笔砚台等物各家小姐们有的已开始执笔有的还在细细思索凌纭也开始提笔慢慢写下

正月梅花花神寿阳公主

二月杏花花神杨贵妃

三月桃花花神息夫人

四月牡丹花神李白

五月石榴花神钟馗

六月荷花花神西施

七月蜀葵花神李夫人

八月桂花花神徐惠

九月菊花花神陶渊明

十月木芙蓉花神石曼卿

十一月山茶花神白居易

十二月水仙花神娥皇女英

凌纭写完便交由绿儿递了上去不一会端木少昊便宣布了结果凌纭一人全部答中端木少昊亲自把凤尾琴送到了凌纭手里

端木少昊想借机和凌纭说几句话,但凌纭恍若不认识他的样子只道了声多谢便带着绿儿离开了宴会

回到学政府后凌纭便仔细打量起这把凤尾琴可从头到尾凌纭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好吧,或许是纭这个现代人不懂得欣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