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初心-第六节:母亲离开

  • 作者
  • 皮皮

凌纭有几个月没去给母亲请安了不是凌纭不想去,而是祖母一直不让出院子最近发生太多事情一定让凌纭养好身子了再说一走近母亲的院子便是那股浓浓的药味经过一个回廊便是母亲的院子凌纭过来也就只带了绿儿,没有惊动任何人正准备入内的时候,便听到母亲的贴身丫鬟杏儿的声音快去请老爷和老太太过来,夫人夫人怕是不行了”。屋里一阵忙乱,凌纭带着绿儿急急的冲了进去凌纭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母亲长期病重,母亲已瘦得不成人形凌纭哭着叫着母亲,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对于这个母亲,其实纭是没有太多感情的,但那悲伤的情绪却是一点不假,可能是原主凌纭对母亲的眷恋吧

不一会祖母和父亲也都过来了至始至终母亲都没说过一句话我想母亲也是想安静的走吧这些年父亲虽是一直不离不弃母亲的身子仍是被病痛磨得不成样子离开或许对于母亲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唯一放不下的恐怕也只有凌纭的婚事了但母亲是相信父亲的就在这思索的片刻,凌纭母亲已经闭上了双眼,永远的离开了苏瑾修苏凌纭,离开了这片世间。

母亲离去父亲嘴上不说但忽然间苍白的头发,却是怎么隐藏也隐藏不了凌纭日日陪在父亲身边每天变着花的做各种好吃的给父亲苏瑾修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男人结发妻子的离开让他伤心不已虽然这些年他也知道她将不久于人世可她就那边在院里养着偶尔去看看她陪她说说话他也觉得很好而今连说说话也不行了

凌纭最近一直照顾着父亲。苏瑾修感慨于凌纭的懂事孝顺也心疼这个孩子妻子一直身体不好女孩子该有的教导也都落下了之前订的亲事也黄了凌纭一天天长大也到了该考虑婚配的年龄

苏瑾修想起二皇子临走时一再叮嘱好好照顾凌纭不是他多想,二皇子对凌纭恐怕也是存了点心思的但他是真的不想把凌纭嫁到皇室去如今,太子之位悬而未决大皇子是皇后之子,亦是长子按理说应该是大皇子无疑但这些年,群臣所有上书立储的折子皇上都视而不见也不知皇上究竟中意哪位皇子皇室之事不提目前云州也没有合适的青年才俊看来一切还得再缓缓况且凌纭母亲刚走三年孝期也是必须要守的一切还是看缘分吧


再见初心-第六节:母亲离开

凌纭有几个月没去给母亲请安了不是凌纭不想去,而是祖母一直不让出院子最近发生太多事情一定让凌纭养好身子了再说一走近母亲的院子便是那股浓浓的药味经过一个回廊便是母亲的院子凌纭过来也就只带了绿儿,没有惊动任何人正准备入内的时候,便听到母亲的贴身丫鬟杏儿的声音快去请老爷和老太太过来,夫人夫人怕是不行了”。屋里一阵忙乱,凌纭带着绿儿急急的冲了进去凌纭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母亲长期病重,母亲已瘦得不成人形凌纭哭着叫着母亲,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对于这个母亲,其实纭是没有太多感情的,但那悲伤的情绪却是一点不假,可能是原主凌纭对母亲的眷恋吧

不一会祖母和父亲也都过来了至始至终母亲都没说过一句话我想母亲也是想安静的走吧这些年父亲虽是一直不离不弃母亲的身子仍是被病痛磨得不成样子离开或许对于母亲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唯一放不下的恐怕也只有凌纭的婚事了但母亲是相信父亲的就在这思索的片刻,凌纭母亲已经闭上了双眼,永远的离开了苏瑾修苏凌纭,离开了这片世间。

母亲离去父亲嘴上不说但忽然间苍白的头发,却是怎么隐藏也隐藏不了凌纭日日陪在父亲身边每天变着花的做各种好吃的给父亲苏瑾修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男人结发妻子的离开让他伤心不已虽然这些年他也知道她将不久于人世可她就那边在院里养着偶尔去看看她陪她说说话他也觉得很好而今连说说话也不行了

凌纭最近一直照顾着父亲。苏瑾修感慨于凌纭的懂事孝顺也心疼这个孩子妻子一直身体不好女孩子该有的教导也都落下了之前订的亲事也黄了凌纭一天天长大也到了该考虑婚配的年龄

苏瑾修想起二皇子临走时一再叮嘱好好照顾凌纭不是他多想,二皇子对凌纭恐怕也是存了点心思的但他是真的不想把凌纭嫁到皇室去如今,太子之位悬而未决大皇子是皇后之子,亦是长子按理说应该是大皇子无疑但这些年,群臣所有上书立储的折子皇上都视而不见也不知皇上究竟中意哪位皇子皇室之事不提目前云州也没有合适的青年才俊看来一切还得再缓缓况且凌纭母亲刚走三年孝期也是必须要守的一切还是看缘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