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初心-第五节:遇见

  • 作者
  • 皮皮

虽然现实我身体很好,凌纭本身的身体也不错,但一个小姑娘,遭遇这么一场变故,总归还是要多养养的。祖母和父亲每天都会过来看凌云。大概过去半个月了,太医也说凌云的身体差不多恢复了。一大早起来,凌云就带着绿儿去给祖母和母亲请安,母亲的身体确实是不行了,没跟凌云说几句话就累得不行。听太医说了母亲的状况,倒是有点像心脏病一类的症状。但这个时代,医疗本没有21世纪发达,更没有更换心脏这个说法,也就只有养着了。如今看母亲的气色,只怕是时日不多了。

跟母亲请完安出来,凌云又被父亲叫到书房了。父亲的意思是让凌云去城外的龙山寺给母亲上个香,求个平安。看到父亲一脸的担忧,凌云的心里也不禁难受起来。

拜别了父亲,便带着绿儿出了府,门口父亲早已安排了马车和侍卫等着,马车上宽敞舒适,一路摇摇晃晃的出了城,来到了龙山寺的山下,龙山寺建在龙山上,相传此处曾是龙族聚居地,因有龙族在此,所以百姓安居乐业,云州人杰地灵,曾经先帝还有打算将皇宫搬到云州来的,但一位得道高僧说,京州才是上官皇族龙兴之地,可保上官皇族长盛不衰,国运亨通,先帝才打消了这个想法。

到了龙山脚下,需步行前往龙山寺,据说这样才能表现出诚意,感动龙王及一众神仙,最易达成愿望。凌纭吩咐侍卫们在山脚下候着,只带了绿儿往山上行去。龙山寺香火鼎盛,无论是世家大族还是平头百姓都会到这来来上香祈福。沿途有许多小商贩,卖些香烛纸钱的,也有卖些小零食糕点的、还有卖茶的、丝质布料的,一路行来好不热闹,但越靠近龙山寺小商贩越少了。凌云从小生活富足,也不爱运动,虽是漫步而行,但到半山腰时,衣襟也已微湿。凌云便准备带着绿儿去凉亭休息,凉亭里歇息的人很多,凌云走过去,一眼便看见了端木少昊和洛颖儿。两人正低头说着什么,洛颖儿笑得花枝乱颤,毫无形象,少昊也一脸欢愉。没等他们注意到,凌云便带着绿儿往别处走了。又行了一段,凌云隐隐闻到有剑兰的香味,凌云知道母亲冯氏很喜欢这种花。凌云也一样,剑兰叶似长剑,有如钟馗佩戴的宝剑,可以挡煞和避邪,再加上其花朵由下往上渐次开放,象征生活事业蒸蒸日上,幸福节节高。凌云记得在现代的时候看到剑兰的花语代表了怀念之情,也表示爱恋、用心、长寿、康宁、福禄,富贵、节节上升、坚固。凌纭想去摘点剑兰回去母亲一定会很喜欢的。便抬脚往旁边的小道上行去,闻着花香一路往前。凌云一会就走出去好远,看着前面越来越茂盛的树木,绿儿开始害怕起来,说道“小姐,小姐,咱们回去吧,不要去了”。凌云闻着越来越浓郁的花香,虽然也有点害怕,但却舍不得放弃了。

又行了一段,便看到一块开阔之地上开满了剑兰,全是粉色的,满满一大片,煞是好看。凌云陶醉在一片花海中,完全忘却自我。

上官钰今天本来是到这来来躲清静的,这片剑兰是他偶然得之,觉得甚是好看,便又在旁边盖了一间竹屋,又给竹屋提了一块匾“剑兰居”剑之所指,直达苍穹。兰之所指,心之所向。上官钰喝着清茶,赏着花,好不惬意。

绿儿看到小姐一脸陶醉的表情,甚是无奈。而凌纭却在看到这一大片剑兰的时候,想起自己在现实中的父母。父母也种了一片剑兰,每年花开的时候,凌纭总是会去摘好些回来,妈妈直夸好看。

快乐的少年时光总是短暂的,自己很快的便进入了大学,毕业,出来工作,便很少跟父母在一起过了,而那些剑兰,她再也没有见到过她们开放的样子。

“小姐!小姐!”绿儿在旁边疾呼:“快,快走!那边有刺客。”凌纭猛的回过神来,就不远处,一群黑衣人围着一位锦衣男子猛烈的攻击。而远远望去,凌纭觉得那男子的面容好熟悉。是的,像极了KEVEN,上官钰和刺客们正在激战,而不远处,一支暗剑正急速射向上官钰。凌纭想出声阻止,已然是来不急,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没搭对,便冲过去推开了上官钰,自己生生的受了一剑。

凌纭觉得,自己可能又要死了。现代的时候,因为他的一个电话而被撞到了这里,现在又因为那长得相似的面容而让自己丢掉性命。她想,也许自己真的还是有那么一点爱着他的吧,虽然极力的忘却,可还是……终究还是爱着……

“小姐!小姐!小姐,你不要吓我。小姐!小姐!”,凌纭听着绿儿的呼唤,但已经实在没有力气答复她了。她好想说,我不是你家小姐,你家小姐已经不在了,我也不过是一缕亡魂,也即将要消散了。

凌纭晕了过去。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凌纭终于睁开了她那沉重的双眼。绿儿在旁边一直守着,凌纭看到这不像是学政府里自己的院子。

便开口问到:“绿儿,这是哪里呀?”

小姐!小姐!你终于醒了。我们这是在那位公子的府上,那位公子把我们带到府上。说方便救治你,并已经派人去跟老爷传话了,老爷一会就会过来接你。”

小姐,怎么这么傻?你差一点就没命了。”绿儿问道。

凌纭没有回答,问一句:“那位公子如何了?”。

那位公子无碍。您受伤后,那位公子的人也赶到了,把那群黑衣人都打跑了。”,绿儿话还没说完,凌纭便看到那位酷似KEVEN的人出现在了面前。

上官钰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位女子,也就十三四岁的年纪,胖胖的,看着有点可爱,像个未经世事的孩子。可就是这样一位女子救了自己,奋不顾身,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是怎样的勇气还是……别有所图.

凌纭看着眼前的这位男子,与其说是男子,还不如说是个男孩。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透露着有别于此年纪的老成。让人看着不好相处,也有着上位者的傲气。

凌纭虽然不忍看他受伤,却也没有相交的打算。当即出声:“这位公子,麻烦您找人送我主仆二人回去,小女子感激不尽。另外,男女有别,请公子派个婢女来传话就好了。”

“在下上官钰,感谢苏姑娘相救之恩。府上有御医伺候,姑娘可安心在此养伤。我已经派人去通知学政大人了。”,上官钰也不管刚刚凌纭说了什么,就自顾自的说完话便离开了。

不一会便有婢女送上清粥小菜,凌纭身子不便,绿儿喂她简单吃了点便睡下了。

苏瑾休听说凌纭受伤,便慌了,也没来得及问什么,便匆匆的跟着上官钰派去的人走了。一路行至郊外的一幢府邸,便跟着入内,大厅里上官钰一人坐在主位上,悠闲的喝着茶。

在下苏瑾修,请问小女现在在哪儿?”

 上官钰从主位上下来,来到苏瑾修身边:“学政大人好”。一声“学政大人”把苏瑾修慌乱的思绪拉了回来,苏瑾修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忽然下跪请安:“下官参见二殿下。不知殿下前来,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学政大人请起,此次还得多谢学政大人。要不是凌纭相救,本王恐怕是凶多吉少。本王此次是秘密前来,随行之人不多。此处也只是暂时居所,学政大人可否收留本王几日?”,

“这……,下官荣幸之至,只是寒舍简陋,还请殿下多多包涵”。

苏瑾修说完之后,又问题了一句:“另外,殿下,此次刺杀事件,是否需要上报陛下?”。

“暂时不用,本王还能应付。”,上官钰说道。

一听这,苏瑾修没有敢再问些此事。接下只是问道:“殿下,可否带我先去看看小女?”

“刚下人来报,凌纭姑娘刚服药休息了。你去准备准备,我们即可前往学政府吧!”,上官钰回道。

一行人便前往学政府。凌纭本就体弱,这次受伤足足养了几个月才见好。期间也只有祖母经常前来照顾,父亲一直忙,很少回府,也不知道忙些什么。

等凌纭能够下床出门走动的时候,已经是快过年了。听下人们说起,那位殿下在府上只住了一晚便匆匆离开了。那天晚上,苏家院外,一直黑影不断,但却始终没有进入院内。凌纭想来,这些人估计是怕暴露了。

凌纭还准备继续在心中梳理这件事情,但转想一想,自己只是无意间救下他。他本就与上官钰素不相识,也没有任何瓜葛。一切既然都已过去,现在好好过自己的生活,他上官钰如何了,此来又是为何,与我有何干。

再见初心-第五节:遇见

虽然现实我身体很好,凌纭本身的身体也不错,但一个小姑娘,遭遇这么一场变故,总归还是要多养养的。祖母和父亲每天都会过来看凌云。大概过去半个月了,太医也说凌云的身体差不多恢复了。一大早起来,凌云就带着绿儿去给祖母和母亲请安,母亲的身体确实是不行了,没跟凌云说几句话就累得不行。听太医说了母亲的状况,倒是有点像心脏病一类的症状。但这个时代,医疗本没有21世纪发达,更没有更换心脏这个说法,也就只有养着了。如今看母亲的气色,只怕是时日不多了。

跟母亲请完安出来,凌云又被父亲叫到书房了。父亲的意思是让凌云去城外的龙山寺给母亲上个香,求个平安。看到父亲一脸的担忧,凌云的心里也不禁难受起来。

拜别了父亲,便带着绿儿出了府,门口父亲早已安排了马车和侍卫等着,马车上宽敞舒适,一路摇摇晃晃的出了城,来到了龙山寺的山下,龙山寺建在龙山上,相传此处曾是龙族聚居地,因有龙族在此,所以百姓安居乐业,云州人杰地灵,曾经先帝还有打算将皇宫搬到云州来的,但一位得道高僧说,京州才是上官皇族龙兴之地,可保上官皇族长盛不衰,国运亨通,先帝才打消了这个想法。

到了龙山脚下,需步行前往龙山寺,据说这样才能表现出诚意,感动龙王及一众神仙,最易达成愿望。凌纭吩咐侍卫们在山脚下候着,只带了绿儿往山上行去。龙山寺香火鼎盛,无论是世家大族还是平头百姓都会到这来来上香祈福。沿途有许多小商贩,卖些香烛纸钱的,也有卖些小零食糕点的、还有卖茶的、丝质布料的,一路行来好不热闹,但越靠近龙山寺小商贩越少了。凌云从小生活富足,也不爱运动,虽是漫步而行,但到半山腰时,衣襟也已微湿。凌云便准备带着绿儿去凉亭休息,凉亭里歇息的人很多,凌云走过去,一眼便看见了端木少昊和洛颖儿。两人正低头说着什么,洛颖儿笑得花枝乱颤,毫无形象,少昊也一脸欢愉。没等他们注意到,凌云便带着绿儿往别处走了。又行了一段,凌云隐隐闻到有剑兰的香味,凌云知道母亲冯氏很喜欢这种花。凌云也一样,剑兰叶似长剑,有如钟馗佩戴的宝剑,可以挡煞和避邪,再加上其花朵由下往上渐次开放,象征生活事业蒸蒸日上,幸福节节高。凌云记得在现代的时候看到剑兰的花语代表了怀念之情,也表示爱恋、用心、长寿、康宁、福禄,富贵、节节上升、坚固。凌纭想去摘点剑兰回去母亲一定会很喜欢的。便抬脚往旁边的小道上行去,闻着花香一路往前。凌云一会就走出去好远,看着前面越来越茂盛的树木,绿儿开始害怕起来,说道“小姐,小姐,咱们回去吧,不要去了”。凌云闻着越来越浓郁的花香,虽然也有点害怕,但却舍不得放弃了。

又行了一段,便看到一块开阔之地上开满了剑兰,全是粉色的,满满一大片,煞是好看。凌云陶醉在一片花海中,完全忘却自我。

上官钰今天本来是到这来来躲清静的,这片剑兰是他偶然得之,觉得甚是好看,便又在旁边盖了一间竹屋,又给竹屋提了一块匾“剑兰居”剑之所指,直达苍穹。兰之所指,心之所向。上官钰喝着清茶,赏着花,好不惬意。

绿儿看到小姐一脸陶醉的表情,甚是无奈。而凌纭却在看到这一大片剑兰的时候,想起自己在现实中的父母。父母也种了一片剑兰,每年花开的时候,凌纭总是会去摘好些回来,妈妈直夸好看。

快乐的少年时光总是短暂的,自己很快的便进入了大学,毕业,出来工作,便很少跟父母在一起过了,而那些剑兰,她再也没有见到过她们开放的样子。

“小姐!小姐!”绿儿在旁边疾呼:“快,快走!那边有刺客。”凌纭猛的回过神来,就不远处,一群黑衣人围着一位锦衣男子猛烈的攻击。而远远望去,凌纭觉得那男子的面容好熟悉。是的,像极了KEVEN,上官钰和刺客们正在激战,而不远处,一支暗剑正急速射向上官钰。凌纭想出声阻止,已然是来不急,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没搭对,便冲过去推开了上官钰,自己生生的受了一剑。

凌纭觉得,自己可能又要死了。现代的时候,因为他的一个电话而被撞到了这里,现在又因为那长得相似的面容而让自己丢掉性命。她想,也许自己真的还是有那么一点爱着他的吧,虽然极力的忘却,可还是……终究还是爱着……

“小姐!小姐!小姐,你不要吓我。小姐!小姐!”,凌纭听着绿儿的呼唤,但已经实在没有力气答复她了。她好想说,我不是你家小姐,你家小姐已经不在了,我也不过是一缕亡魂,也即将要消散了。

凌纭晕了过去。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凌纭终于睁开了她那沉重的双眼。绿儿在旁边一直守着,凌纭看到这不像是学政府里自己的院子。

便开口问到:“绿儿,这是哪里呀?”

小姐!小姐!你终于醒了。我们这是在那位公子的府上,那位公子把我们带到府上。说方便救治你,并已经派人去跟老爷传话了,老爷一会就会过来接你。”

小姐,怎么这么傻?你差一点就没命了。”绿儿问道。

凌纭没有回答,问一句:“那位公子如何了?”。

那位公子无碍。您受伤后,那位公子的人也赶到了,把那群黑衣人都打跑了。”,绿儿话还没说完,凌纭便看到那位酷似KEVEN的人出现在了面前。

上官钰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位女子,也就十三四岁的年纪,胖胖的,看着有点可爱,像个未经世事的孩子。可就是这样一位女子救了自己,奋不顾身,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是怎样的勇气还是……别有所图.

凌纭看着眼前的这位男子,与其说是男子,还不如说是个男孩。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透露着有别于此年纪的老成。让人看着不好相处,也有着上位者的傲气。

凌纭虽然不忍看他受伤,却也没有相交的打算。当即出声:“这位公子,麻烦您找人送我主仆二人回去,小女子感激不尽。另外,男女有别,请公子派个婢女来传话就好了。”

“在下上官钰,感谢苏姑娘相救之恩。府上有御医伺候,姑娘可安心在此养伤。我已经派人去通知学政大人了。”,上官钰也不管刚刚凌纭说了什么,就自顾自的说完话便离开了。

不一会便有婢女送上清粥小菜,凌纭身子不便,绿儿喂她简单吃了点便睡下了。

苏瑾休听说凌纭受伤,便慌了,也没来得及问什么,便匆匆的跟着上官钰派去的人走了。一路行至郊外的一幢府邸,便跟着入内,大厅里上官钰一人坐在主位上,悠闲的喝着茶。

在下苏瑾修,请问小女现在在哪儿?”

 上官钰从主位上下来,来到苏瑾修身边:“学政大人好”。一声“学政大人”把苏瑾修慌乱的思绪拉了回来,苏瑾修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忽然下跪请安:“下官参见二殿下。不知殿下前来,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学政大人请起,此次还得多谢学政大人。要不是凌纭相救,本王恐怕是凶多吉少。本王此次是秘密前来,随行之人不多。此处也只是暂时居所,学政大人可否收留本王几日?”,

“这……,下官荣幸之至,只是寒舍简陋,还请殿下多多包涵”。

苏瑾修说完之后,又问题了一句:“另外,殿下,此次刺杀事件,是否需要上报陛下?”。

“暂时不用,本王还能应付。”,上官钰说道。

一听这,苏瑾修没有敢再问些此事。接下只是问道:“殿下,可否带我先去看看小女?”

“刚下人来报,凌纭姑娘刚服药休息了。你去准备准备,我们即可前往学政府吧!”,上官钰回道。

一行人便前往学政府。凌纭本就体弱,这次受伤足足养了几个月才见好。期间也只有祖母经常前来照顾,父亲一直忙,很少回府,也不知道忙些什么。

等凌纭能够下床出门走动的时候,已经是快过年了。听下人们说起,那位殿下在府上只住了一晚便匆匆离开了。那天晚上,苏家院外,一直黑影不断,但却始终没有进入院内。凌纭想来,这些人估计是怕暴露了。

凌纭还准备继续在心中梳理这件事情,但转想一想,自己只是无意间救下他。他本就与上官钰素不相识,也没有任何瓜葛。一切既然都已过去,现在好好过自己的生活,他上官钰如何了,此来又是为何,与我有何干。